拿得起放不下是真的
 

达利克摩斯之剑

在浅野学秀就要转身走下台阶时,赤羽朝子决定了问出那个第一次从赤羽业那听到浅野学秀的名字时对这个人产生的一个自然而然的疑问:

 

“浅野先生,您是父亲的【】。对吧?”

 

那一把从与赤羽业相识起就一直高悬在浅野学秀头顶的匕首,经过了漂泊无定和生死离别的十五余年之后,终于随着赤羽朝子的提问间呼啸而下,狠狠的刺穿他的心脏,将它从胸腔中剥离,死死钉在了土地上,跳一下吐一股溶解了一直埋在了内心深处泥土里的拳拳心意的鲜血,染红了周围的土地。


这还是我高二的时候写的片段,那个时候还不知道什么是达利克摩斯之剑,今天看直播的突然把两者联系在一起。

原设定是因为许多的阴差阳错两个人在微妙的时候不慎错过了对方的心意,点点滴滴积攒起来的miss汇聚成一股不可抗力,将他们推向了不可逆转的悲剧结果。

恋爱和爱人的心情本应是美好而轻松的,一个眼神一个动作,哪怕是微妙至极,也足够让人热泪盈眶,而非一把锋利的刀,轻轻一握要割出一手的鲜血,痛不敢说,疼放不下。

但聪敏如少年,业和学秀都知道的,热切的期盼得到回应时轻飘飘的心情是高悬在头顶的爱,也是他们无法逃避的灾祸,因为恋爱和爱人的心情本是两头带刃的,戳进最柔软的地方的那一刻已经割出无法愈合的伤疤。

这样一个由错过堆积成错误而造成擦肩而过的故事线一直隐隐约约的在我脑子里盘旋,只是无论我怎么努力的构思和探索还是无法扯下蒙在这层故事上的纱,我似乎永远都只能隔着这一层纱窥见只有我能看到的全貌。

如果有机会,我真的很想写这样一篇阴郁的文章,在负面的情绪里酣畅淋漓的痛哭一回。

如今的我正处于困难的时期,被人和人之间永远无法突破的壁障狠狠地扇了一巴掌,爱着一个不会回应唉的人让我失去了开口和心动的感觉,原以为生活已经很痛苦了还是因为一时的鲁莽而付出了惨重的代价。

我试着慢慢的开始写东西,我还是要写,在创作里找回曾经的感觉。我感觉到这是一条漫长的路,但我不能不走,就像这个故事里的业和学秀,哪怕希望微乎其微,也不会原地踏步。

 
评论(1)
 
热度(6)
© 三相|Powered by LOFTER